锡镶艺术意涵

“历史上任何博大而影响持久的艺术都是其不断与民族(地域)内外的多样文化形态交流的产物,而不能拘泥于一成不变的模式及内涵。”。在千百年的历史变迁中,威海形成了独特的民间艺术形式。在内容与形式上,夸张抽象、寓意鲜明,代表着胶东民俗 文化的审美价值取向。锡镶艺术的区域性特征是与同区域里的其他艺术品类不约而同借鉴、相不约而同渗透,展现出独特的区域艺术魅力。

1、笸箩云子与锡镶纹样

威海地区有一种民间用具“纸笸箩”,是盛物的容器,是早年每家每户必备的家什,农民渔户多用它盛面、盛米、盛鸡蛋及各种小杂粮,大的一般没有云子花,小的会装饰花边。一般是用纸浆水打造 而成,外皮一般多用剪纸花、木刻版印刷的彩花纸糊成,小的用剪纸花围一圈儿的,俗称:斗子花、笸箩云子。云子就是专门装饰纸笸箩的剪纸纹样。传统的云子花是用粉红色、黄色的电光纸糊在纸斗、笸箩上作底色,再把寓意美好的云子花纹样的剪纸裱糊在表面上(图3-8)。笸箩包边是其独特之处,与锡镶中的包上下口有着极其相似的形态。云子花在题材和内容上不仅讲究形式的美用谐音、象征、隐喻等手法把艺术性、图案性、装饰性很强的纹样镶嵌在器物表面,这一点笸箩表面的装饰纹样与锡镶纹样可说是异曲同工。

2、与剪纸的黄融

威海剪纸的历史悠久、种类繁多,同时也是威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剪纸在生产方面对威海锡镶工艺的影响最大。剪纸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言昌曾指出,锡镶工艺与民间剪纸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因为剪纸是用剪、刀把纸剪、刻成一幅概括洗练、虚实对比、线条规整流畅的画,剪纸的最大特点就是要把画面的各部分有机而自然地“连”在一起,而锡镶的纹饰,也必须“连”在一起;使画面的各部分牢牢地紧固在器皿上,使纹饰图样在器皿上形成一个合理的整体。锡镶在创作手法上更充分显示出民间剪纸与锡镶工艺有着共同的艺术特征,比如利用谐音、象征、隐喻的手法把艺术性、图案性、装饰性很强的传统剪纸纹样在锡镶茶具上。威海锡镶工艺从民间剪纸中吸取养分,反过来又推动着剪纸艺术的发展。镂空的锡镶纹样与民间剪纸有着相似的艺术形态,镂雕“錾龙工艺”与剪纸的“刻”有如出一辙的工艺形式,这也是区域艺术特征相互共融的结果(图3-9)(图3-10)

失落的手艺-威海锡镶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