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1/2)
穿成年代文的六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是陈玉同志吧, 我们有件事,想请你配合调查一下。”何主任身边一共有二男一女三个人, 都是四十来岁的纪, 表情都很严肃。

  他们是调查组的。

  “好的。”陈玉放下手头上的工作。

  三个调查员, 还有何主任, 再另一个陈玉,一块去了里头的办公室。

  毛小玲在里头。

  看到他们五个, 还愣了一下。

  调查员看到毛小玲,皱了皱眉,“你是这的员工?怎么不出去干活?”

  何主任道“这位是粮店的新主任。”

  三个调查员半到这话,愣了,然后打量着毛小玲, “这位同志, 你多大了?”

  毛小玲回答道“十八。”

  “才十八?”其中一个最年长的调查员眉头皱得更深了。

  才十八岁, 毛都没长齐,怎么当上店长的?

  又有一人毛小玲“你工作几年了。”

  毛小玲手心拽紧, 还是如实答了, “一个多月。”

  三个调查员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才工作一个多月就当上粮店的主任了。

  其中一个调查员看向何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当初这继任主任的人选是你挑的吧。”

  何主任赶紧摇头,“这事跟我没关系。”

  调查员又看向陈玉,“你工作多久了?”

  陈玉道“半年了。”

  那调查员点点头。

  上一次招人确实是在半年前,对得上。

  三个调查员商量了一下, 决定先查倒卖陈米的事,等陈米的事查完了,再看看这十八岁的主任是怎么回事。

  那三个调查员让何主任跟毛小玲先出去了, 他们单独问陈玉。

  “粮店有人倒卖陈米的事,你知道吗?”调查员问陈玉。

  “知道。”

  “也就是说,这件事你知情?”调查员眯着眼睛。

  “是这样的。”陈玉把林嫂子来买陈米,又把昨天何主任找她的事都说了,她没有添油加醋,如实说的。

  “何主任?”调查员说道,“据我们所知,你是何主任招进来的。”

  “是的。”

  “她应该对你有知遇之恩,你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合适吗?”这调查员到,“据我所以,那买陈米的人是你们大队的,人也是你领来的。何主任说,是你提出这事的,还说了,事情都是你一手操办的。”

  “三位同志,你们可以去查的,粮店的人都舌头和,仓库的钥匙只有主任一个人有。”陈玉道,“我总不可能去偷钥匙吧!再说了,那会我是新来没多久的,要是真把米从粮店运出去,多少只眼睛盯着,只怕那会就有人举报了。”

  陈玉停了一会,又说道,“那天的米量不少,应该有运粮的同志,你们可以找运粮的同志问一问。对了,还有买粮的人。”

  三个调查员道,“我们会查的。”

  陈玉的态度从始至终都很坦然。

  三个调查员的态度变得和气起来,聊完后,陈玉就出去了。

  陈玉出来的时候看到林嫂子了,林嫂子正在冲她笑。

  陈玉跟林嫂子点了点头。

  结果何主任走到林嫂子身边,凑在林嫂子身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林嫂子的眼睛都亮了。

  办公室的门又打开了,何主任赶紧退到一边,怕被里头的调查员看到。

  林嫂子果然被叫了进去。

  粮店的人提前通知林嫂子了,叫她今天过来一趟。

  林嫂子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巴巴的就来了。

  过了一会,林嫂子一脸惨白的出来了。

  她出来瞪了陈玉一眼,然后脚步匆匆的走了。

  何主任看到了,心里狂喜。

  陈玉无动于衷。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事实在那。

  陈玉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然后她看到,毕美玲竟然也被叫了进去。

  何主任看到毕美玲,眼中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昨天晚上她找过毕美玲了,毕美玲跟陈玉最开始是有矛盾的。后来两人虽然看起来好了些,但是啊,这女人之间是没有绝对的友谊的,只有下点鱼饵,就崩塌了。

  何主任对陈玉感情也复杂。

  从个人感情上来讲,陈玉是不错的,待人实诚,恩怨分明。

  可是,从工作上来讲,陈玉是太不厚待的,她对陈玉有恩,陈玉为什么就不肯帮她呢?

  她会给钱的啊!

  反正,现在关系都这样了,两人算是掰了吧。

  何主任也不顾忌往那点脸面了。

  只要这事摆平了,她还是能回城里上班的。

  以后也见不着陈玉。

  毕美玲看何主任一眼。

  何主任饱含期待的对毕美玲点了点头。

  陈玉看到何主任跟毕美玲的互动了。

  她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过了好一会,毕美玲从里面出来了,她谁也没看,臭着一张脸,回宿舍了。

  陈玉才发现,十二点都过了。

  她一直注意着办公室,都没看时间,该去吃饭了。

  陈玉去了食堂。

  正吃着饭,同事邱东生跟蓝花过来了,邱生东跟蓝花都是结了婚的人,别误会,他们俩可不是一对。他们在粮店干了也有些年了,邱东生干了五六年,蓝花在这做了二三年,资历都比陈玉老。

  蓝花是个老实人,平常都不怎么说话的,大伙聊天打趣的时候,她就在一边听着。

  “陈玉,那三个人是什么来头啊?”邱东生端着饭盘坐到陈玉对面,蓝花则是坐到了陈玉身边。

  三人一个桌。

  陈玉道“城里派来的调查员。”

  “调查员,调查什么事啊?”蓝花也问,她一听是调查员就紧张了起来。

  “调查之前倒卖陈米的事。”陈玉一边吃一边说着,这事没什么好瞒的,等查清楚了,通告就下来了。

  而且,眼前这两位跟没牵涉其中,都是粮店的,最迟晚上,这事就有结果。

  “倒卖?”蓝花倒吸一口冷气,“谁?”

  邱东生悄声问,“是不是……何主任啊。”他看到何主任了,在那办公室门口,来来回回的走,脸上那急迫他都能感觉到。

  陈玉道“不知道,就是在查呢。”

  现在还没有定论,陈玉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最终结果还是从调查员的口中说出来比较好。

  “那他们找你什么啊?”

  “可能有谁说是我做的吧。”陈玉语气淡淡的。

  “怎么可能!”邱东生道,“你也没仓库的钥匙啊,那毛小玲看得多紧啊。”他说完还左右看了看,生怕毛小玲突然出现,听到他们说话。

  陈玉道“好了,这事最迟明天就有结果了,咱们在这说也没用。”

  邱东生嘀咕,“刚才你来的是调查员,我还以为他们会查那姓毛的主任的事呢,结果竟然是陈米的事。”唉,怎么偏偏查些零碎小事啊。

  陈玉不说话。

  她可不敢说什么,要是她说那三人盯上毛小玲了,那下午,流言就会传开,还会越传越离谱,要是以后问起来,肯定又说是从她这听来的。

  陈玉以为晚上,最迟明天这调查结果就会出来的。

  结果。

  等了三天,城里的调查员还在调查着。

  何主任都急了。

  她被停职的天数加起来,都有七天了。

  陈玉还是跟往常一样,上下班,坦然得很。

  回家时,林白有问起过这事,陈玉稍微说了一下调查那天的情况,后来,那调查员压根就没找过陈玉了。

  只能说一直在调查了。

  孰不知,调查员不是没查出来,他们是借着这事的由头,在查毛小玲升主任的事。

  他们是故意不说的。

  就是怕打草惊蛇。

  第四天。

  三个调查员一早就来了粮店,外头还贴了公告,今天粮店的上班时间推迟一小时。

  为的就是公布调查结果。

  “何彩英,倒卖粮店,中饱私囊,三倍罚款,并予以辞退。”

  “毛小玲,工作资历不足以担任主任之职……”

  毛小玲脸色变得惨白。

  为了这份工作,她嫁给了一个二婚的老男人,还带着孩子。

  现在这份工作就要这么没了吗?

  毛小玲的心在滴血。

  调查员审布,“毛小玲同志解除主任职位。”紧接着,他话头一转,“不过,我同志调查发现,毛小玲同志工作蹭实,态度认真,可以给予一次工作机会。”

  毛小玲突然抬起头。

  调查员问她“你愿意去生产队的粮店工作吗?”

  “愿意!”毛小玲一口答应。

  她愿意的!

  她肯定好好干!

  何主任看到调查员要走了,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调查员同志的手,“同志,你肯定是搞错了,那陈米的事都是陈玉同志干的,你要好好调查啊,不信,你问毕美玲跟林嫂子,她们都可以为我做证啊?”

  调查员扯开何主任的手,痛心疾首,“何彩英同志,这事那位林嫂说得很清楚了,当初她来粮店,是你卖给她的陈粮,只是她不知道你走的是私账。至于是毕美玲同志,她知道得并不多,你说她看到陈玉偷钥匙运粮,她否认了。”

  “怎么可能!”何彩英不敢相信。

  就在调查员来的前一天,她还亲自去找毕美玲了,说只要毕美玲帮她的忙,她就答应把周常兴介绍给毕美玲。

  周常兴是个听话的孩子,她去好好说一说,肯定会同意正式跟毕美玲见面的啊。

  毕美玲当时还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出尔反尔了呢?

  结果出来了,调查员也走了。

  何彩英气冲冲的去找了毕美玲。

  “毕美玲,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何彩英的语气特别难听。

  “哟,这不是何彩英同志吗,你怎么来粮店了,我听说你不是粮店的职工了啊,怎么进来的?”毕美玲掀了掀眼皮。

  “你还想不想跟周常兴好了?”何彩英问。

  “不想。”毕美玲冷漠道,“你以后别给我提他的事了。”说完就去前面粮店上班了,临了,还回头说了一句,”何同志,你是不是该出去了,这是粮店内部人员的休息区。”

  本来,毕美玲对何彩英的印像挺好的。

  何主任,以前做事有时候会有些私心,但是大体上不错的。

  可这次,何主任竟然叫她污蔑陈玉,毕美玲真的有些意外。

  同时,毕美玲也会忍不住起,这次她要是帮了何彩英,以后何彩英会不会拿这件事要挟她,以后让她为何彩英办事呢?

&ems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