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7章 第 97 章(1/2)
我在逃生游戏里做网红[无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你可快点休息, 我们得往前走啊, 这儿太危险了。”

  这儿危险, 所以往前走就不危险吗?

  周苒抬眼,看了看前面几乎垂直的断崖, 她快速调整好呼吸,点点头对着空气道“嗯,这儿太荒凉了, 我们要往前走才行啊。”

  “是的。”

  那声音听见周苒没设防, 于是逐渐放松了警惕, 周苒却警惕地绷紧了身体。

  其实她刚一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

  因为不清楚这儿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没有急着告诉项江明自己能看见。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故而周苒只是不经意地引导他不要走偏,想通过这些小动作暗示项江明她能看见。

  但项江明一直没有任何接受暗示的迹象, 反而渐渐的, 他的步伐越来越稳健, 完全不需要她引导, 非但如此,那脚步声走着走着, 还挂上了一点欢快的味道。

  项江明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但毕竟是个聪明人,这种暗示都接收不到的话一定有什么蹊跷,于是周苒警惕地闭上了嘴, 将自己能看见这回事儿彻底咽回嗓子眼。

  现在看来, 还好没有说出去……

  周苒站在原地, 动作笨拙地蹲下来揉脚腕,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她的直播间已经彻底炸开了。

  [苒苒看看我我充会员!我充大大大大会员,让我和老婆说句话成吗,不要再跟着那家伙往前走了!

  作死一把好手小姐姐停下了!她发现了!是发现了吧!那是悬崖,可千万不要再走了呀!

  骑着毛驴吃咸菜纯路人,第一次看她的直播。不过要是真发现了就太厉害了,换了我肯定就被骗下悬崖了!

  清风and风情狗东西松开我媳妇儿,嘤嘤嘤!

  用户700874这个本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知道它的难度系数吗?

  用户15524没见过。我这样的老古董都没见过,可能是平台新出的本儿,大家拭目以待吧。

  房间大主管双击爱心,关注主播不迷路。]

  因为是新本,周苒的直播间人数瞬间激增,粉丝数也在不断跳跃着,随着她等级的提升,奖池里的奖励不断翻新。只是周苒是正在游戏中的玩家,自动屏蔽提示性弹幕。

  这条路是上坡路,但越走越开阔,原本两旁的植株全都矮了下去,视野也宽阔了不少。但两边的丛林又黑又深,黑雾时不时会化作人的形态漂浮在边界。

  如果两边是无法进入的深林,前方又是那样深不见底的断崖的话,这游戏就成了死路。

  是的,逃生游戏不应该有死路,一定有什么她没发现的东西。周苒捏着脚腕的手不知不觉地使了力气,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打起精神来小心翼翼地四处查看。

  果然,那崖壁上隐隐架有一个小桥。

  那桥又细又窄,崖壁又陡又峭,根本不是人能随便搭上去的,可那小桥偏偏就架在那儿,像少女细小的手臂一般弱不禁风,左右摇晃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休息好了吗,我们走吧。”

  “好了。”

  周苒站起来,一直浮在半空中的树枝左右扭动了一下,竟然钻过来拉住了周苒的手,那枯瘦的鬼物挨着周苒的手,有一瞬间是冰凉的,接下来便挂上人类的温度和触感。

  看来它确定周苒不会怀疑它后,连伪装的也开始不走心了。

  于是周苒故意装作脚腕使不上力气的样子往前走了几步,偷偷观察树枝的反应,那东西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急躁地想往悬崖边走!

  周苒立刻就明白了。

  它这样费心费力地骗她跳崖,却不是直接一刀杀了,说明它暂时没办法主动杀人!或许它需要特定的时间,又或许是特定的地点和某种触发条件。

  总之,周苒现在可以确定,它现在不能动手。

  “我们快点……”

  “等等。”

  “怎么。”那声音真的开始不耐烦了,竟然大胆地质问“你现在是要拖我的后腿吗?”

  周苒反正是不打算往前走了,随口道“风声有点大,前头的地势好像变了,我们小心一点。”

  “有什么好小心的。”

  “我们都看不见东西,当然要小心。”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跟着我还怕什么,难道我让你那么没有安全感,你不爱我了吗?”

  这东西看上去是把周苒和项江明认成一对情侣了。

  “没有不爱你,我只是想提醒……”

  周苒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四周突然安静,只剩下嘶嘶的风声,还有昆虫撞进黑雾时发出的声响。周苒不再说话了,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风将她额头前的碎发扬起来,露出微沁着汗水的一张小脸。

  “你已经发现了吧。”那道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周苒后退半步,垂在身侧的手默默伸进口袋里,握紧随身携带的钢笔。

  她在说出‘没有不爱你’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中圈套了。

  因为树枝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它必然十分清楚玩家的身份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它从装作不耐烦的时候就开始试探周苒,引导周苒以为它并不清楚他们真正的关系。

  正常的情况下,周苒一定会骂项江明是不是疯了,而不是敷衍地回应‘没有不爱你’。

  这东西可比她想象的要聪明。

  周苒转过来,但眼睛故意和树枝准确的位置错开了一些,让它认为自己其实是看不见的,以便待会儿可以迅速逃走“是的,你不是项江明,你到底是谁?”

  “竟然真的被你发现了!”

  周苒精神高度集中,白皙的手腕染上一层薄薄的红,血管愈发明显。

  没想到的是,那声音非但没有被激怒,反而慢慢褪去了杀意,还有些懊恼道“你怎么就发现了,我到底是哪里露馅了呢,我以为我是城堡里最擅长伪装的了。”

  周苒皱了皱眉。

  “好吧,我承认,我是地狱之谷的管家,您可以叫我科拉。”

  说着,那树枝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身穿深紫色燕尾服的中年男人
为您推荐